当前位置 >澳门盘口 > 党政专栏 >
查看新闻

缥缈孤鸿影~写给东坡

* 来源 :http://historyday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2-12 17:38
二十年前,我第一次用钢笔编撰了你的小集子《观天外云卷云舒,看庭前花开花落》,二十年后,我在整理修改的时候,却想将标题改为《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》。是二十年沉淀了太多的喜怒哀乐,还是我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之后,有了更为深刻的铸炼?只是,当我将它拿给学生看的最后一瞬间,我还是沿用了第一个标题,青春的孩子,还是少一点人生的况味吧。
 
如果,当初不那么不合时宜,如果,当初稍微圆滑一点点,也许你的妻妾儿子就不会客死他乡!可是,你做不到违背内心,宁愿选择风吹雨打,辗转飘零也不会说出哪怕一丁点摧眉折腰的话,人们看到你躬耕东坡的身影,笑谈荔枝的洒脱,我却读到的是你“黄州惠州儋州”的绝望复杂。当老天无情抢走这世界上最后一个能给你心灵打伞的人的时候,有谁能感受到孤鸿黯然的眼神和破碎的心灵?
 
诚然,黄州的历练造就了苏轼文学的高峰,每当我看到这两条曲线的时候,都难过得无以复加。也许,东坡不如稼轩的词那样经历过民族魂、复国志的锻造,更有血肉撕裂的痛,但是,闲人的心声唯有承天寺积水一般的月色才能明白,这,是无言的痛。
 
在一段困顿痛苦的日子里,我封闭着自己看书,看苏轼一生“以出世的精神入世”(祝勇语),也有过佛界思想,但从未退缩过,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,但是好吧,任凭风里雨里,花窗梅影,禅院秋月,半壕春水,一城风絮,都是人生中不可丢掉的美,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啊,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啊!
 
这日子来得漫长又痛苦,我就像低点的痛点在坐标上缓缓移动。当书页翻到苏子外放因王安石而起,然而乌台诗案王安石几番帮助关心。待司马光起势,苏子连升三级,离开黄州前,一棹孤舟专门去拜访隐居金陵的王安石。荡气回肠!他们都是磊落之人,出发点都是兼济天下苍生,可以政见不合,但不影响对彼此的欣赏!这大气磅礴,让我心动。人生有太多事要做,为人处世的厚道则是永恒的准则。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尔虞我诈,这世间已不容易,做好自己才对得起所有的痛所有的爱。
 
屈原自喻香草美人,魏晋风骨放浪形骸,而苏轼、辛弃疾这两个我最爱的宋朝男人,铁骨铮铮,从不做作,就挺立世间,接受命运给我的所有种种。祝勇有句话说,豪放不是做出来的,而是在炼狱里炼出来的,既有文火慢熬,也有强烈而持久的打击。
 
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?
 
且将新火试新茶。诗酒趁年华。
 
二十年了。这下雨的周末,窗下听书,泪悄然落下,比之二十年前年少轻狂,更多了放下与接受。苏轼的内心复杂的情,我自觉能懂一二,如果跨越千年,愿默默伴你走一程。可是,我唯一能祭奠的就是,每一次讲《记承天寺夜游》的时候,都痛彻心扉又豁然大气地好好讲,认真讲,每一次都放不下。
 
缥缈孤鸿影~写给东坡
 
缥缈孤鸿影~写给东坡
 
分享: